您當前的位置> 大連新聞>文化

繁花迷眼 品質紀元

2021-01-08
02:45
大連日報
0

    / 特約劇評人張洪波 趙夢圓 /

    2020年,持續性疫情改變了不少人的生活狀態與生命軌跡。更多的居家時光裏,喜愛觀賞電視劇的人們,發現2020年的小熒屏上格外豐富而多姿,特色各具、生動紛呈的劇作交相輝映,無論就製播數量還是藝術品質而言,均呈現着國產劇長期積澱基礎上全面提升的態勢,一些代表性劇作與重要事件頗有“紀元”之意義,恰如歲月累積的獨特生命體驗與繁複現實記憶,需要靜心賞析,深切回味。

    2020年熱播劇的內容及品類,所涉甚廣,短劇集、高品質的精品化製作漸成趨勢。一方面,現實題材劇依然受到廣泛關注,主旋律劇與生活題材劇均有佳作;另一方面,所謂類型化劇集持續火熱熒屏,“刑偵”“懸疑”“玄幻”“盜墓”等類型劇目數量多,可以滿足不同偏好觀眾的收視需求。

    甜寵劇:藝術表現力日益進化

    去年甜寵劇依然佔據着網絡平台劇集的半壁江山,播放量表現不俗,且呈現出創作藝術不斷進階的總體特徵。

    首先是品類進一步細分,創作思路不斷創新。屬於甜寵劇的都市愛情、青春校園、古裝玄幻等大類進一步細分,且不同於往年“霸道總裁”式的劇情套路,2020年的甜寵劇融入了許多創新元素,更加註重現實感,升級到各種“甜寵+”模式。如《下一站是幸福》,關注“大齡女性婚姻”這一社會熱議話題;《冰糖燉雪梨》加入了花滑、冰球等冰上運動類競技元素,詮釋着“成長”“追夢”等主題;《傳聞中的陳芊芊》則以“女權”元素為核心,創設了一個前所未有的“女尊男卑”世界。

    二是內容表達上更加強調女性力量的崛起。不同於傳統瑪麗蘇式的愛情童話,高大的白馬王子拯救平凡灰姑娘的傳統模式,演變為男女雙方的勢均力敵、共同成長的現代故事,女性角色的人設,因擁有內在力量而變得立體豐滿。如《幸福,觸手可及》中的周放。

    三是“穿越”題材依然備受青睞,玄幻內容不斷嘗新。《傳聞中的陳芊芊》中,現代編劇穿越到自己創作的劇本之中;《親愛的義祁君》中,女主人公穿越並附身到男主人公的亡妻身上;《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呢》中,女主人公穿越回到自己媽媽的高中時代……穿越方式與生存時空不斷變幻的同時,所謂玄幻想象亦是常變常新,如熱播的《狼殿下》《九流霸主》等,或是狼孩兒身有異秉,或是城市正邪分治……但無論如何變幻,其戀情傳達卻是始終凸顯的核心內容。且因此類劇作注重戲劇性和趣味性,多呈現出輕喜劇風格,為面對工作、學業和生活壓力的當代觀眾,提供了移情解壓與休閒娛樂的一種方式,當然亦可能因一味“發糖”,而導致劇作的模式化、同質化或空心化。

    行業劇:職場人生故事尚待開掘

    2020年開年伊始,依託於“房產中介行業”的《安家》、表現 “公共關係行業”的《完美關係》等,讓所謂“行業劇”重新成為劇評中的熱詞。後來上映的《了不起的兒科醫生》,則對醫療行業進行了更為細緻的聚焦。對較為冷門、小眾、新興行業的表現,亦是2020年行業劇的一大特點。而國產行業劇備受關注的同時又多遭非議,緣於其將職場作為大背景,嵌入過多的言情、偶像、懸疑、喜劇元素,甚或出現有違行業規範的明顯“失誤”情節,如此導致部分職場劇有名無實。《怪你過分美麗》相較而言,可謂2020年職場劇中的優良之作,全面而真實地呈現“影視經紀人行業”酸甜苦辣的同時,人物情感傳達亦較為妥帖自然。

    現實題材劇:緊扣時代發展

    2020年是中國的“脱貧攻堅年”,因而自年初起,熒屏上脱貧攻堅劇便紛至沓來。從西部山區到東部大地,從北方鄉鎮到南方村寨,貧困鄉村的經濟發展與文化推進,當代農民的生活變化與觀念進步,融匯為新農村建設的鮮活影像,第一次如此集中地呈現於觀眾面前。

    《一個都不能少》中的“貧困村整體異地搬遷”,《我們在夢開始的地方》中的“最美鄉村建設”,《花繁葉茂》中“富、學、樂、美”“四在農家”的培育,《我的金山銀山》中養殖、旅遊等多種扶貧產業模式的聯動、《遍地書香》中“文化扶貧”工作的開展——一系列的脱貧攻堅劇,以普遍的“輕喜劇”風格,講述着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“中國故事”,描繪着貧困鄉村致富發展的歷史圖景。

    “抗擊疫情劇”《在一起》快速製播,劇作以真實原型為素材,銘記了各行業同心抗疫的感人故事,塑造了系列“平民英雄”組像,加之以2集為1個故事單元的架構方式,被稱為“時代報告劇”。聚焦於普通“小人物”家常悲歡的《我是餘歡水》與《裝台》,則各以其藝術特色吸引了無數觀眾。《我是餘歡水》以“黑色幽默”的敍事風格,觸發了無數人心底的共通體驗;《裝台》則以一羣“裝台人”的日常故事,演繹着市井百姓的煙火日子,映射出大時代裏普通人的悲歡苦樂,及其中藴藏的真善美的永恆力量。其濃郁的地域風情、細緻的生活體察及鮮活的人物賦形,加之演員的“本色”出鏡與出色表演,在2020年末帶給觀眾感動與驚喜。

    歷史劇:復歸本位

    相較一個時期以來的戲説歷史風,2020年的歷史題材劇,迴歸相對樸質真實的創作趨向。2020年上映的《清平樂》《大秦賦》等,無論在劇情架構、形象塑造還是服道化等細節設計上,均呈現出謹嚴認真的創作態度,注重歷史事件的敍述與歷史風貌的展現。劇情主線與史書記載基本相符,人物性情表現,無論是宋仁宗的隱忍寬厚,還是嬴政的智勇果決,皆契合觀眾的歷史認知與文化記憶。《清平樂》中,人物服飾、居室陳設、都市街景等,皆注重還原當時形制,如同復刻了宋朝繪畫——精緻和諧的鏡頭畫面,被譽為宋代美學的復現。

    近期結束的《大秦賦》,據相關報道,其編劇團隊花費多年時間,仔細研究並考察了《史記》《戰國策》等相關歷史資料,並聘請專業大師為劇中人物設計服裝、盔甲,劇中人物的衣食住行以及言談舉止等,無不在極力呈現戰國時代的風貌特徵,難怪有彈幕詼諧地評論,劇中人物如兵馬俑復活了——以影視聲像引領觀眾臨其境視其事,沉浸於特定歷史時空,觀賞歷史變幻的風雲,無疑有助於增強作品的藝術傳達力。

    刑偵劇諜戰劇:火熱依舊

    2020年的刑偵、諜戰題材劇依然佔比很高,且題材細分之下類型更為豐富。以《三叉戟》《獵狐》為代表的正面反映公安人員偵破經濟大案、打擊金融犯罪的劇作,以其直面現實的內容,吸引着關注社會問題的觀眾;以《瞄準》《隱祕而偉大》等為代表的“諜戰”劇,則視角各異並新意獨具。《瞄準》將鏡頭聚焦於公安人員與暗藏的國民黨“水母暗殺組”的殊死搏鬥,在歷史故事的敍述中,着力表現了善惡、愛恨、美好與殘酷、戰爭與正義之間的錯綜糾葛與對立較量,全劇開篇情節與節奏較具張力,惜乎中間劇情多有拖沓;《隱祕而偉大》則以細膩的鏡頭語言,敍述了一個心懷夢想、初出茅廬的小警察,成長為一名英武出色的地下黨人的故事。全劇情節紆徐而曲折、緊張,間有温情詼諧細節,人物表演與環境佈景洋溢着濃郁老上海市井氣息。

    懸疑劇:成為一大亮點

    愛奇藝特設的“迷霧劇場”及其推出的系列12集懸疑短劇,堪稱2020年熒屏的一大亮點。《十日遊戲》《在劫難逃》《沉默的真相》《非常目擊》等,整體觀之堪稱精製之作,其中尤以《隱祕的角落》最為搶眼。在“懸疑劇”的標籤下,在一系列殺人犯罪事件的表層敍事中,《隱祕的角落》融入了豐富複雜的現實問題追述。在自然客觀而緊湊精練的情節推進中,以其深度開掘,將社會與家庭、環境與個體、父母與子女的錯綜複雜關係,進行了全面生動且意味深遠的呈現。對原生家庭的深遠影響、善惡演變的複雜動因等社會人生普遍問題,進行了冷峻逼視與深切反思。對於人物行為動機與性格複雜性的精細表現,人物情感衝突與心理裂變的細膩傳達,加之一眾演員的傳神表演,人物形象無不意態豐盈。物象場景的選擇與影像呈現亦見精心,以光影變幻、景物渲染凸顯情感基調,令觀眾於故事情境中自然生髮出繁複思味。且其貫穿始終的主題歌、每一集不同的片尾樂音、不同場景的配樂,皆與劇情相互烘托且增強了其情感衝擊力,因而全劇充滿了質感與張力。騰訊視頻、優酷等推出的同類題材劇作亦不乏佳作,如熱播的《摩天大樓》,以其多視角表現手法,注重情節推進中的心理展現與情緒渲染,帶給觀眾獨特的審美體驗。

    家庭劇:婚戀主題下的老調新談

    去年的家庭生活題材劇,不乏備受關注之作。其中如《不完美的她》《誰説我結不了婚》《他其實沒有那麼愛你》《二十不惑》《三十而已》等,皆以其獨特視角關注當下婚戀家庭中的熱點問題——“遺棄”“家暴”“女性成長”“大齡女”“愛情觀”“第三者”等。此類劇目以女性為主人公,因而又被稱為“女主劇”,或因女性的“強勢”表現,被稱為“大女主劇”。《三十而已》的女主人公顧佳,雖然劇情初啓時為全職主婦,但其姿容、學歷、見識、能力皆卓然出眾。惜乎其生活的一大焦點,依然是付出大量心力對付丈夫身邊的第三者。全劇的表現重點與出彩之處,依然為男女情感的反覆糾纏,播映過程中超乎尋常的熱議態勢,關注焦點亦多在於此方面。